CouchPotato_Lin

工作上的名字是 Sherry,大家隨意。

【姜希宇x阿霆】生活小事-高燒

CP:真愛謊言  姜希宇 x 紮職  阿霆

這裡 Lof主很私心的借用了陳等等的姓氏,因為據所查的資料"紮職"裡阿霆的名字也是取自陳等等的名字,所以再借一個字就不要太介意了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靜的房間裡,冷氣機無聲的運作著,空氣中涼爽的溫度告示著它的盡忠職守,但房間一側的落地窗卻大大的敞開著,讓冷空氣同時不斷外流。


昏暗的房間內,只有床頭的小檯燈亮著,淡黃的燈光照的人昏昏欲睡,而雙人床上的男子卻睡的不大安穩,斷斷續續的細語呢喃和汗濕的額間,透露出男子在夢中似乎並不安穩。


「不...不要...」雙眼緊閉,不知是夢見了什麼,陳霆睡得很不安穩,卻又無法清醒。


姜希宇端著一壺熱開水和退燒藥走進房間時,看到的就是這番場景。床上的陳霆額頭上的濕毛巾已經滑落,因生病而蒼白的臉色因為高燒而染上幾分暈紅,雙眼緊閉未醒,嘴裡小聲的用粵語呢喃著他聽不清的話語,不知道是夢見了什麼,雙手緊緊握著被單,汗濕了枕頭。


姜希宇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先將熱開水和退燒藥放到了房間裡沙發組的矮桌上,再走向床邊。姜希宇為陳霆用新的毛巾抹去額上的濕汗,然後再換上泡過冰水的新毛巾敷上額間,隨後又走向矮桌,仔細的在保溫杯裡將熱開水與桌上的冷開水兌成溫開水,自己先是抿了一口,確認溫度不會太燙,才端上開水和退燒藥走向床邊。


「阿霆..阿霆起來吃藥,阿霆發燒了...醫生說要吃藥。」姜希宇將開水和退燒藥放在了床邊的小櫃上,一邊伸手握住阿霆緊抓著被單的手,另一手則是輕輕地拍了拍阿霆的肩膀。


「啊!...」盡管姜希宇的動作已經十分輕柔,陳霆還是免不了出現被驚醒的反應,而微瞇的雙眼雖然看似已經清醒,但眼神卻還是渙散。


「對不起,希宇不是故意嚇阿霆的...阿霆發燒了,要起來吃藥...。」姜希宇擔憂卻堅定的說著。


「希宇...」陳霆雖然已經清醒,但精神卻沒有跟上,眼神迷濛的望著姜希宇的方向,卻做不出更多的反應。


「阿霆生病了要起來吃藥...。阿霆起來吃藥。」姜希宇執著的重複著話語,而陳霆因為高燒的關係,雖然已經睜開雙眼,但神志卻尚未清醒,始終只是維持著躺在床上望向姜希宇樣子。


姜希宇因為未得到回應,只能再次重複要陳霆吃藥的話語,而這次還是依舊沒有得到陳霆的回應,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的姜希宇只能坐在床邊著急著。


因為不知該怎麼幫助陳霆,姜希宇焦急卻不知所措的張著清澈的大眼,無措看著陳霆因為生病而變得蒼白的臉色,兩人交握的雙手則是一直傳來對方的高熱的體溫。


「阿霆...」心裡滿是著急卻又不知如何是好,看著眼前的陳霆似乎又要閉上眼睡過去,便又著急的拍了拍陳霆的雙手,想要叫醒他。


「......」


姜希宇十分著急卻又不知如何是好,一時之間竟顯得手足無措,茫然間眼神不經意的掃過陳霆因高燒而變得乾燥的雙唇,不知是想起了什麼,突地紅了臉頰,與陳霆交握的手掌緊握了一下。


「阿霆...希宇給你餵藥。」說完。姜希宇先是拿過了床頭的退燒藥和溫開水一同含進自己嘴裡,然後輕柔地將陳霆半扶起身,左手攬著陳霆讓他能靠在自己懷裡,右手則是輕抬起陳霆的臉龐吻了上去。


相交的唇瓣感受到的是對方炙熱的體溫,眼前所見的是陳霆與平日截然不同的迷茫眼神,姜希宇心跳不禁有些失控。


輕壓了下陳霆的下巴,微張的雙唇方便了自己將口中的溫開水和著退燒藥一起啜送了過去,而當彼此舌尖相抵時,卻得到了意外的挽留。


或許是因為高燒而口乾舌燥,陳霆的身體本能的挽留著渴望的水源,原本不過是一個單純貼心的餵藥,卻吻出了甜蜜如斯的抵死纏綿,房間裡的氛圍也因而染上了幾分煽情。


姜希宇不自覺的收緊了雙手的懷抱,因為陳霆突來的主動竟也跟著吻得出神,原本扶著陳霆臉頰的手,溫柔的沿著愛人寬闊的背脊來回輕撫,交疊纏綿的雙唇時而溢出幾許低嗓呻吟。


耳邊傳來的是愛人無意識地呻吟,姜希宇不自控的加深了親吻,撫著後背的手熟捻的自睡衣的衣襬下方探入,然而卻在觸摸到陳霆身體炙熱的高溫時,突然停下。


姜希宇慌張地想起陳霆還在高燒中,趕緊將陳霆與自己微微拉開。


「...阿霆...。」姜希宇眷戀卻也愧疚地看著意識並不清醒的愛人,相抵的額頭再次提醒他陳霆仍在高燒中,而兩人剛剛分離的雙唇還留著一絲曖昧的痕跡,陳霆被吻的豔紅的雙唇,無聲的提醒了兩人前一刻的意亂情迷,姜希宇不禁再次紅了臉頰。


「..水..水...。」聽到陳霆呢喃著要喝水,姜希宇趕緊伸手取過床邊矮櫃上的保溫杯,卻不敢再直接以口相哺,只是攬著陳霆的身體讓他直接喝水。


乾渴的喉嚨終於得到舒緩,止了渴的陳霆又再次睡了過去。姜希宇在確定陳霆睡著以後,便起身到浴室裡給自己洗了個冷水澡,之後才又回到房間裡給陳霆換上新的冰毛巾,然後便一直守在陳霆的床畔。


清晨,陳霆是在窗外樹梢上的鳥鳴和朝陽的催促下醒來的,或許是因為退燒後的短暫迷茫,張開雙眼後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真正清醒,才轉頭就發現姜希宇居然就趴睡在自己身邊,不禁有些驚訝,但馬上隨之的是擔憂。


「希宇希宇,希宇醒醒...。」沙啞的嗓音加上發燒後的乾熱,說話的聲音不大卻很費力,陳霆伸手推了下姜希宇。


「...嗯?阿霆醒了!」因為擔心陳霆病況而淺眠的姜希宇幾乎是立即清醒。


「希宇..咳...」


「阿霆喝水...」姜希宇一聽到陳霆咳嗽,立刻從床邊坐起,動作輕柔的扶起陳霆讓他靠在懷裡,再伸手遞過床頭櫃上的保溫杯。


飲過溫開水的陳霆感覺喉嚨舒服多了,但倚靠著姜希宇的半邊身體卻感覺到絲絲的沁涼,不禁蹙起眉頭,趕緊放下手中的保溫杯,伸手便是拉著被子蓋住姜希宇跟自己。


「咳咳..希宇怎麼會睡在地上呢?如果希宇也..生病了怎麼辦!咳咳咳...」陳霆因為說的著急不禁又咳了起來,但手上還是掩緊兩人身上的被子,一邊伸手握住姜希宇攬著自己腰上的那隻手,怕他冷著似的溫柔的摩搓著。


「不會的,希宇還要照顧阿霆.....希宇會小心不讓自己生病的,阿霆不要生氣。」姜希宇用糯糯的聲音說著,語氣裡卻有著讓人溫暖的堅定。一雙手臂在被單底下緊緊的環抱著陳霆。


「希宇...。」陳霆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側身攬過愛人的懷抱。姜希宇看不到的是,相擁的另一邊陳霆倚靠在他肩上,揚起的嘴角滿是溫柔笑意。


那窗外樹梢上的小鳥依舊自得高歌,而陽光穿過樹梢照亮了屋裡的美好,街道上活動的人們也漸漸多了起來,但這一切都與這屋子裡的兩位男子無關,那對相擁的愛人正分享著彼此的體溫,儘管世事紛擾,最實際的卻莫過於和愛人相擁,暖暖的再回頭睡上一覺,細細品味此刻的幸福剛正好。


FIN.


评论(16)
热度(60)
  1. 花木槿xyCouchPotato_Lin 转载了此文字
© CouchPotato_L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