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chPotato_Lin

工作上的名字是 Sherry,大家隨意。

【姜希宇x阿霆】錯過

CP:真愛謊言  姜希宇 x 紮職  阿霆

<這裡 Lof主很私心的借用了陳等等的姓氏,因為據所查的資料"紮職"裡阿霆的名字也是取自陳等等的名字,所以再借一個字就不要太介意了啦~>


這不過是一個胡思亂想的故事,請千萬不要認真看待,拜託,謝謝。

故事時間點是"假設"如果姜希宇還未愛上徐盈之前,所發生的小插曲。

提醒:以下有出現真愛謊言女主,在此文中仍是"女主"唷!(被巴)且阿霆只是路人小路過喔!(再度被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地球上每天有千百億次的擦肩而過,或許都是因為有緣才能錯過。

可我卻執著的記住了那個我錯過的你,那轉眼覆又淹沒於人海之中的你。

可能從沒有誰是特別的,但你卻是我錯過後再無法忘懷的陌生人。


入夜的街頭,高掛著的招牌無聲的張揚著它們的存在,難得的空氣清新,雨後的路面潮濕,地面的水窪折射出街燈絢爛的顏色,硬是照出遍地千紅萬紫,如此俗氣冷漠卻又與這城市如此合襯。


這次胡鍾秀到香港是為了簽訂一份重要的合作契約,也順便帶姜希宇一起來遊玩。其實姜希宇在徐盈的照顧與陪伴下,已經進步了很多,雖還不能自如的與人相處,但已經學會去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意願。


而今晚因為胡鍾秀和合作公司另有聚會,所以徐盈在得到胡鍾秀的許可後,便同姜希宇一起上街閒逛。


這天因為香港自早上就開始下雨,直到傍晚大雨才終於停歇,現在趁著雨停外出的兩人,走在陌生的香港街頭,街道邊的招牌是不熟的繁體字搭配簡體字,街上的商店種類五花八門,也許是雨剛停沒多久的關係,街上閒逛的人不算太多,沒了平日的擁擠倒更讓人覺得自在。


兩人悠閒的在街上走走停停,沒有一定要去目的地,反而多了分輕鬆自在,走著逛著,若是對街邊的小攤商品有興趣,便停下來挑挑看看,喜歡便買下,沒有就當圖個新鮮。


而現在兩人則是停駐在街上偶然發現的手工布偶店內,店名為 rENcontrer的手工布偶店。原本走走停停的兩人在經過店前時,姜希宇意外的被門口椅子上擺放的黑色兔玩偶吸引,黑色的兔子玩偶有著全黑的偶身,搭上黑色的眼睛和鼻子,沒有嘴巴,半人高的黑色玩偶像個孩童一樣,乖巧地坐在椅子上,胸前掛著一塊小黑板寫著"Bon voyage!"。


店內的空間其實不大,但佈置的溫馨可愛又不顯幼稚,一只只造型不同的手工布偶從小動物到機器人,從瓜果蔬菜到交通工具,店主的作品種類繁多卻都十分精美。


最後,徐盈選了一個抱著玫瑰花的小女孩布偶,而姜希宇則是買下了店門口的那隻黑兔子的迷你版,整個的大小約只有 50公分,和一隻更大一點灰色的貓咪玩偶,一樣是純灰的偶身,而貓鬚的部分是咖啡色的縫線,搭上深咖啡的眼珠,一樣沒有嘴巴,蜷縮著貓身,沒有一般玩偶的可愛,反倒透著一股沉靜的味道。拿過玩偶的徐盈讓姜希宇先等她一下,自己先去櫃台結帳。


不知何時開始,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蛋糕香氣,姜希宇好奇的抬頭看向店門口,而又回頭望了眼櫃台前仍在結帳的徐盈。


店主因為怕會再下雨,細心地給三個玩偶另外包上塑膠套袋,手邊忙碌的同時,一邊用不甚流利的普通話與徐盈聊著天。


姜希宇看徐盈仍在與店主聊天,又轉頭望了眼門口,然後再一次的回頭看向櫃檯,思索了下便逕自走向了門口,站在店門前探頭向外望去。


原來,對街上有一推車攤販,剛剛走過來時其實並沒注意到,而現在香甜的氣息伴著烤蛋糕特有的香氣,飄散在雨後難得清新的空氣中,格外引人注意。


街攤後是一位看來約莫六、七十歲的婆婆,婆婆手邊似是攪拌著什麼東西,而身邊站著位高挑的男子。


因為街攤桌檯高度的關係,看不到男子手上拿著什麼,只見男子手上正翻動著什麼器具,兩人有說有笑畫面顯得和諧溫暖。


高挑的男子身著煙灰色襯衫,襯衫的兩邊衣袖隨興的挽至手肘處,褲腰以下的身軀被街攤檯子擋住看不到,而臉上彎彎的嘴角伴著深深的單邊酒窩,眼眸俯視手上的器具,街燈下的笑靨雖看不清晰卻如此溫柔。


姜希宇並未走出店外,只是就站在門口看著,竟不覺間看的出神。


「希宇...希宇,怎麼了嗎?」徐盈提著結完帳的娃娃袋子,輕拍兩了下姜希宇的手臂,姜希宇才終於回神,轉過身面向徐盈。


「…徐護士…,那個人…。」姜希宇轉身面向徐盈,同時舉起一手指向對街的方向。


「外面有什麼嗎?」徐盈望向了門外的攤子,然後又轉身問了下店主,得知那是一攤炭烤雞蛋仔。店主說現在香港也少有這樣傳統用炭烤的了,建議兩人若有胃口不妨可以品嘗一下這香港特有的點心。


「希宇,想吃吃看嗎?老闆說味道很像雞蛋糕呢。」


「…好,希宇想吃雞蛋仔。」兩人與店主別過後便並肩走出店外。


「希宇,我們要過去對街,要先走前面的斑馬線繞過去。」


「嗯,好。」姜希宇點了下頭,而眼神則不斷的瞄向對街。


走出布偶店後,兩人又走過四五家店面,來到在十字街口的斑馬線前等候號誌燈的轉換。而姜希宇卻不知為何,十分執著的偏頭望著雞蛋仔攤的方向,臉上神情稍顯著急。


「怎麼了嗎?」徐盈不禁擔憂的問,伸手拉住姜希宇的手臂,就怕眼前的人會因為著急,而直接衝過眼前沖沖來往的車陣。


「…那個人…徐護士那個人……。」姜希宇感覺自己被拉住了,便不再執著著要往前走,只是回頭望向徐盈的俊臉卻是眉頭緊蹙,欲言又止的神情顯得緊張焦躁。


「希宇,那個人怎麼了?你認識嗎?」看到姜希宇的急躁,徐盈原本的擔憂又增添了幾分,因為平日除了對家人和自己,姜希宇實在少有這樣急躁情緒。


「不,希宇不認識那個人。可是,希宇…希宇想要認識他……。」


短短的一句話語,雖然說的斷斷續續並不流暢,卻滿帶著姜希宇特有的認真和堅定。徐盈十分驚訝。


原因無它,因為,這是第一次,姜希宇主動對她說"想要認識某個人",雖然現在的姜希宇在自己的照顧下,已經願意去嘗試接觸新事物,但那也僅止於"事與物"。姜希宇對於陌生人的態度,更多的還是被動而閃躲的,這也難怪徐盈會感到詫異。


驚訝之餘,徐盈也對姜希宇口中的那個人感到好奇,因為剛剛看向對街時,徐盈只注意到車攤前,站著的好像是一位老婆婆和一位年輕男子,並未多注意其他。


而現在再抬頭望去時,對街的雞蛋仔攤前卻剛好停靠了一台雙層巴士,剛巧擋住了攤子的位子,一時不禁有些失望。


失望之餘,徐盈轉頭望了下號誌燈的讀秒標示,計秒顯示已經倒數到了 67秒。


「希宇,我們稍等一下。你看現在只剩下 60幾秒了,一分鐘後,我們就可以去認識希宇說的那個人了,我們再等一下紅綠燈好嗎?」徐盈就如往常般溫柔的安慰著姜希宇。


「……好……。」雖然徐盈還是那樣的溫柔,但姜希宇卻不像平日那樣因為徐盈的溫柔安慰就緩和下來,雙眼仍是執著而急迫的望向對街的方向。


終於,號誌燈讀秒結束,燈號換成了走動的小綠人,姜希宇像是再也無法忍耐,大步的疾走向前。而對街停靠著的雙層大巴也默默的啟動,緩速駛離街邊。


徐盈原本拉著姜希宇的手,因為慣性被急拉了下,但是看到姜希宇急切的神情便不好再出聲阻攔,鬆開了拉住姜希宇的手,同時自己也加大步伐,小跑步的跟上異常急迫的姜希宇。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快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其實這個街口真的並不是特別長,但姜希宇仍十分著急的由快走變成了小跑,急沖沖的與對向迎來過馬路的行人錯身擦肩,臉上急躁的神情,就像不小心遲了愛人約會的小男生。


終於,當兩人穿過斑馬線轉彎步向雞蛋仔的攤位,但眼前卻只剩下老婆婆一人在忙碌,不見剛才那個身著煙灰色襯衫的高挑男子。


「不見了!他不見了!……徐護士那個人不見了!」姜希宇看不到自己想找的人,情緒又更激動了些,急躁的站在攤子前面左右張望,卻始終找不到那人。


徐盈看著姜希宇情緒變得更加急躁,只能先伸手拉住姜希宇,也跟他一起在攤位前張望,但實在看不到剛才那個男子,只能先說話安撫姜希宇的情緒。


「希宇,希宇別緊張,我們問一下婆婆好不好,我想婆婆應該知道那個人去哪裡的,希宇冷靜!」看到情緒激動的姜希宇,徐盈雖然擔心但還是選擇先安撫姜希宇的情緒。


可是當徐盈轉身向雞蛋仔攤的婆婆請教時,卻發現婆婆不懂普通話,聽徐盈跟她說話,直覺以為兩人是要買雞蛋仔,便伸手指著攤子前的標價牌子,操著一口腔調極重的港普同兩人說價格。


沒有辦法的徐盈只好先買了兩份的雞蛋仔,陪著姜希宇一同站在攤子旁邊等候,一邊安撫姜希宇的情緒,也許那個人稍後就會回來了。可是,兩人卻始終沒有再等到那個煙灰色襯衫的男子。


後來,夜深了,兩人不能太晚回飯店,沒辦法的徐盈只能半哄騙的跟姜希宇說,明天再一起過來等那個男子,而且太晚回去的話,胡鍾秀是會擔心的。


姜希宇雖然實在很想找到那人,卻也不想媽媽擔心,只能再三與徐盈確認,明天還可以再到這裡來等人,才終於不捨的與徐盈回了飯店。


又後來,隔天下了一整天的大雨,姜希宇和徐盈卻也坐在胡鍾秀指派的轎車裡,在雨中等了一整天。下雨天,雞蛋仔的阿婆當然沒有出來擺攤,而姜希宇當然的也沒等到那個人。


巧合的是,後來幾天也都是連日大雨,雖偶有雨停,停的時間卻也都不長,姜希宇就這樣一日一日的等著,從急躁等到沉靜,卻不減眼底的執著。


又後來胡鍾秀的生意談妥,假期本該結束,卻也遷就姜希宇的要求,再多留兩個星期,如果真的等不到那個人,姜希宇就要乖乖回去 K市。但最後姜希宇始終沒有等到那個人。


就這樣,姜希宇雖然仍是執著想等,卻也只能完成與胡鍾秀的約定,同胡鍾秀和徐盈一起回到了 K市。


姜希宇不知道的是,其實胡鍾秀是知道姜希宇等的那個人的。


其實,那天晚上答應徐盈與姜希宇外出,胡鍾秀私下還是派了人跟在後面的,當天他們回去飯店時,胡鍾秀聽了手下的匯報後,便馬上遣人調查了那個人的背景。


原來,煙灰色襯衫的高挑男子叫陳霆。


原來,陳霆是香港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雖然是個單親家庭的孩子,卻十分孝順母親。


原來,陳霆早幾年前加入了香港幫會,幾年來在幫會裡也混出了地位,現已穩坐二把手的位置了。


原來,陳霆後來再沒有出現是因為社團爭上位,被團裡大姊清算砍成重傷。


胡鍾秀知道很多,但她沒打算講給姜希宇聽,更不會讓姜希宇有機會知道這些。


FIN.


此乃 Lof主怕挨揍的後記…拜託要打表打臉………(頭頂仙人掌):


多年後,一日下午,陽光正好,陳霆在廚房裡忙碌著。


廚房的桌上放著眾多材料和一台雞蛋仔模型機,陳霆身著煙灰色襯衫,腰上繫著深藍色圍裙。


深藍的圍裙被陳霆從中對折後,直接繫在腰間,腰後小小的打了個活結。


而此刻,陳霆手上正不慌不忙的將麵粉仔細過篩,然後同雞蛋、奶油、砂糖、牛奶、發粉等材料一一倒入攪拌盆中,準備用攪拌器打勻。


剛午睡起來卻看不到陳霆的姜希宇,走到廚房門口但到就是這般情景,陳霆正將材料一一倒入攪拌盆中準備進行攪拌。


姜希宇就這樣靠在門邊看著陳霆熟練而仔細的操作著,沒有出聲說話,直到陳霆將食材攪拌均勻後蓋上保鮮膜,放到一旁備用。陳霆此時偶然抬頭,才發現姜希宇不知何時起就站在廚房門口,看著他的眼神十分專注,卻混著某種他說不清的什麼。


「希宇睡醒了?我正在給你做雞蛋仔呢。」陳霆淡淡的笑著,一邊同姜希宇說話,揚手向姜希宇招了招,然後開始著手收拾桌上未用完的食材。


「嗯,希宇醒了。但是…阿霆不在希宇身邊……。」姜希宇順從的走了過去,十分自然的從身後環抱住陳霆偏瘦的腰身,偏頭靠在陳霆的肩膀,低下頭輕輕的用額頭磨蹭著陳霆的後肩,這樣的小動作引起陳霆的輕笑。


「呵呵,阿霆起來是要給希宇做雞蛋仔啊,不過,先等麵糊放發一下,一個小時候我們就可以烤雞蛋仔了。」陳霆偏頭輕抵上姜希宇的額頭,像是安撫撒嬌的小貓,一邊伸手輕揉希宇的黑髮,另一手則是與姜希宇攬在腰間的手掌交疊輕拍。


「阿霆,其實希宇知道的…。希宇知道阿霆會做雞蛋仔,希宇知道!」姜希宇強調似的收緊了環抱著陳霆的雙手,語氣認真十分。


「希宇知道?」陳霆訝異但更多的是好奇。


「嗯,希宇知道……。希宇一直都知道。」姜希宇認真堅持的語氣,讓陳霆不禁好奇追問下去…。


午後,陽光恰好,照的窗台邊的白色雛菊更顯清新,廚房裡一對情人正交首細語氣氛甜蜜,一位緩緩地說出過往的故事,另一位耐心溫柔傾聽。


這個下午他們有幸圓滿了錯過的曾經,實現了幸福的現在,堅定了未來的美好。


幸福不需要來的太早,這次它來的剛好。


FIN.

评论(10)
热度(33)
  1. 花木槿xyCouchPotato_Lin 转载了此文字
  2. 龙猫呆呆CouchPotato_Lin 转载了此文字
© CouchPotato_L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