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chPotato_Lin

工作上的名字是 Sherry,大家隨意。

【遠塵】 桃花三月

CP:


活色生香_寧致遠 x 安逸塵


Lof主不知在寫啥只是想表達...,

遠塵再無HE怨念Prat 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生八苦,最痛不過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


安逸塵這一生虧欠多人,感激很多人,愛過許多人。


真相大白後找回了親生父母一家團聚,


解開了養父安秋生多年心結仇恨,


守住了魔王嶺不受日本人侵占,


一切好似終歸圓滿,


但事事總有兩面。


認回了親生父母,卻折了手足文世軒。


解開了安秋生心頭多年仇怨,卻是寧父姓命相抵。


敵退了日本香會,代價是那對他一往情深的女子於此香消玉殞。


俗事塵埃落定,眾人各歸其位。


往事如那桃花隨風,落地後終成塵埃。


對於安秋生,安逸塵怨過,卻無從恨起。


對於小雅太郎,安逸塵憎過,回首只留唏噓。


對於安樂顏,安逸塵心動過,而今誠心祝福。


對小雅惠子,安逸塵感動有之,更多是愧疚。


唯對寧致遠,安逸塵說不清是何心思。


對那人有過感動,有過嫉妒,有過愧疚,


卻始終沒有怨,沒有恨,看著那對璧人終成良緣,


心頭滿是止不住的酸澀。


滿上一杯杯的香醇,飲上一口口的嗆辣,


連同那不該有的心思一併嚥下。


洞房花燭夜,紅燭燃盡落下的是誰的淚水。


同年,寧家少奶奶婚後三個月,微有不適。


寧家家主請了安醫生前往診療,方知已有二月身孕。


隔年六月,寧府喜獲千金。


那日,寧致遠長女滿月,卻遲遲不見安逸塵出席家宴,


文府禮到人未到,文家僕傳話,因府上另要事不便出席。


家宴上,寧致遠許是醉酒,恍惚間竟酒濕了衣襟。


翌日,寧致遠手提謝禮登門造訪,


廳堂上,與文氏夫婦一番寒喧,


始終不見那人身影,似是無意問起那人近況,


方知,原來那人昨日已離開魔王嶺再赴日本,


歸期,來年三月。


寧致遠想,我可以等,等他歸來一同賞花品酒。


寧致遠等了數十個三月,


膝下一雙兒女都已立業成家,


寧致遠仍是等著那人歸來的三月。


魔王嶺的桃花幾番輪迴,襯著年年三月春色好,


而那樹下年年候著的白髮老翁,依舊只是對影成雙。


FIN.

评论(8)
热度(53)
© CouchPotato_Lin | Powered by LOFTER